你的余生,请交给我。

你的一生里会遇见很多只狗,但在狗的一生中,就只有一个你。

在2020年1月23日年廿九的下午,我领养了只狗回家。

那是一只嗓子有问题做了手术叫不出声的博美,八个月大,在团年饭前的四个小时,我签下了领养协议,二十二岁的的团年饭,就这样多了一名成员。

念想

其实从小就一直想养一只狗,也说不清是什么原因,可能就是有的人天生喜欢小动物而有的人天生不喜欢罢了。

大学期间涉及寒暑假经常跑来跑去,而且宿舍里养也比较麻烦,“狗肥人润”这件事也就只完成了后半部分,回来广州后,收到 Gracie 的馒头和小花的影响,再考虑到自身情况,养只狗这个念头又愈发强烈了起来,直到11月下定决心要养一只狗。

一开始想养的是柯基,家里人不喜欢大狗,对于中小型犬,不知为何我对柯基情有独钟,因此也一直托人找刚出生的柯基。

关于“阿Mo”这个名字

领养回来的博美在宠物医院里他们叫他「二狗子」,回来之后我给他取得名字叫「阿Mo」

原计划名字是阿邦,灵感是来自我很喜欢的一个英国人物 Sherlock Holmes 007,给柯基穿上一套西装样子的小狗服饰,别人问他叫什么,我就可以说

Bond,James Bond.

bond.jpg

后来由于博美的样子穿上西装气质不太符合,卒弃用「阿邦」这个名字。

而他尽管被剪短了毛,但是摸起来手感依然很舒服,而且头上的毛发也比较蓬松,极像这两年带领利物浦复兴的 Mo.Salah ,因此就把他叫做 阿毛 阿Mo。

领养的原因

一直心念念想养一只柯基,而且在十二月底已经找到了刚出生的柯基的我为什么突然把阿Mo领了回家?

其实在十一月底想要养狗的时候 Gracie 已经跟我说过在宠物医院有这么一只狗的存在了,只是往后的一个多月都没有时间和机会过去见一下,一直到年廿八载我妈去剪头发顺便看望一下馒头小花的时候才有机会见到他。

那天晚上一跟他接触,我就很想把他领回家了,不为什么,就是觉得,他很乖,而且很像我。

从还没进门隔着玻璃跟他对视开始,那双眼睛精灵精灵的,好像看得懂想得懂你在找他;被关太久了放出来在地上撒疯似得跑来跑去,但是一抱起来却马上安安静静得任你抚摸,仿佛明白该如何礼貌如何待人。

Mo2.jpg

我不知道是因为他嗓子有问题才被前主人遗弃,还是说前主人遗弃后因为嗓子有问题才导致两个多月一直没人领养,只是我在他身上看到了渴望被关心,渴望被照顾,渴望被爱的影子。

可能他以前不是那么聪明,只是时间久了,知道了怎样对“人”才会得到赏赐,不然便会被遗弃或者没人想要抚养,因此也就不得不成熟、长大,但即便如此,即便再温柔待人,却仍因为一些固有的无法改变的原因,不被人所关爱。

明明这么可爱,这么聪明,这么懂事的一只小狗,仅仅就因为他喉咙有问题,叫不出来,就不配得到关爱和照顾了吗?

世界不应该是这样的,做人不该是这样的。


狗是通人性的。

领回来的第一个晚上,半夜关了灯,阿Mo在客厅的笼子里扯着他那叫不出声的嗓子在嗷,于心不忍,把他连着笼子一同带回了房间,即便熄了灯,他知道我在旁边,便乖乖睡到天亮一整晚没叫过了。

到了第二天晚上,因为我本身有鼻炎,很容易过敏,家人不再允许我把狗带入房间睡觉,到了深夜一关灯阿Mo便嗷个不停,直到我爸回客厅开着灯哄他睡着了,灯也不敢关轻手轻脚地回房间睡。

两晚过后,他知道了我们晚上即使关了灯也是在旁边,不是丢下他一个不要他,就能安心地睡着了。到现在,我刚刚看完球上洗手间,他一听到声音就会醒就会看过来,但是再也不会紧张到笼子里四处转不断地嗷了。

在白天也是,刚开始爸妈在房间只有我在客厅把他关在笼子里出去一下的时候,他也会激动地嗷个不停,生怕我走了不要他,我爸妈在房间怎么喊他都没用。

有时候我出去买个饮料或者开个车到楼下接他去医院,我都让我妈出来客厅陪着他,到后来他就知道我每次出去都会回来,就不会这么慌乱了,也只要听到我爸妈的声音都会安静下来了。

不知道是因为被人遗弃过还是因为被人遗弃后一直没人肯收养,他太缺乏安全感了。

他不知道看不到我们是不是就是我们走了,不知道我们走了还会不会再回来,他不知道还有没有人爱他、养他、照顾他,他很担心。

他太懂事了,也太可怜了。

关于生命和承诺

其实在年廿八,也就是见过他的第一个晚上,我思考了很久要不要领养他。

因为再过一段时间生活环境可能又会有所改变,我没养过狗不确定短时间内生活环境两次变化这种改变对他会不会有影响。

不过更重要的是,我自己的想法。

尽管在十一月份我就已经做好心理准备,养一只狗就要付出很多的时间、金钱、精力,但是在即将面临真正准备开始养的时候,我就如同婚前恐惧症或者产前恐惧症一般,在焦虑,在问自己是不是真的准备好了,是不是真的做好了对对方的生命负责?

我很想第二天就把他领回来,因为第二天晚上年廿九家里吃团年饭,我想把他当作一家人来看待,把他也接过来一起团年。

正是因为如此,我在不断地拷问自己,是不是真的考虑清楚、周到了,而不是一时的冲动。

Nino 曾经跟我说过:

唔好係夜晚做决定。

因此到了第二天早上,我再问自己,是不是真的准备好了,要为另一个生命负责,即使你的出发点只是觉得他可怜,觉得他值得被爱。

我从小到大都一直认为,每一个生命都值得被尊重,无论是人还是猫还是狗甚至是鸡鸭鹅,既然你把他接回来了,你对他就有了承诺,有了责任,这不是游戏,不是说死了可以读档重来,可以复活,生命没有了,就是没有了,没有重来,也没有后悔药,生命是比任何东西都要严肃的人生话题。

也快二十三岁了,也已经踏入社会大半年了,愈发感受到「责任」这个词的沉重,有时候在想自己究竟能承担多少责任,有时候也会觉得,必须要开始试着承担一些比较重大的责任了。

或许是我语文水平有限吧,我找不出比「承诺」更贴近的词,但比起「承诺」,我更愿意用「Commitment」。

我不知道是因为「承诺」该对应的是「Promise」还是说「承诺」在现在这个社会环境已经被用坏了,再也没有那种100%确定的意味,相较之下「Commitment」更含有深思熟虑后更强有力的许诺,是终身不改的,是至死不渝的。

It's not just about feeding, walking or other pet's stuff, it's about life and commit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