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乐夜

港乐夜

有粤语歌就不会有世界末日......吗?

致少年时代

最爱少年时代,放肆而无害

每次和 Nino 说起以前的事,总是那么开心,仿佛是生活中少有的能够开怀大笑的时刻了。

羡慕你想哭与笑时哭与笑永无顾忌

烦人烦事不爱理便不去理 自闭天地

冥顽无知 便会更自由做你自己

只要想逃避 被窝总可以抱紧你

不知是不是工作压力的关系,每到周五六的夜晚便难以入睡,仿佛已将自己逼至每天因为「明天上班要早起」而强行入睡。

一旦到了不用早起的夜晚,所有的生物钟便自动紊乱,尽管并没有重要事要做,但依然在床上辗转反侧无法入睡,与其说因为第二天无需工作而兴奋,更加像是一个青春期的少年,一旦有那么一些机会,便抓紧一切时间,去施展自己的叛逆,去做平时无法做的事。

可能正被梁文道说中了:「挨夜,不是出于苦功,而喺为咗自由嘅滋味。」

从前全为怕考试渴望能大个

今日我 偏担起更深功课

果然如农夫所讲「不想大 是长大的证据」

当年十八岁,买只表想装得成熟,现时生日买只小方块,奢求自己还保有童心。

Nino:「今日着晒白衬衫甘正式啊?」
Fabre:「朝早去上课,帮人培训,着正式啲。」
Nino:「只G出卖咗你啦」


高山低谷

今晚突然想起你,不知你现在怎样。

不过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吧。

你那贵族游戏,我的街角游记

天真到信真心,太儿戏

你快乐过生活,我拼命去生存

有时真的很羡慕你可以如此享受生活。

或许真的如你所说,我想得太多了吧,但是生活不容许我不去想,有思想而不去想,有能力而不去做,做不到。

可能就是社会和象牙塔的区别吧,太多太现实的问题摆在面前,柴米油盐酱醋茶,社会变化、技术革新、自我增值、适应和调整、欲望和能力,无数个十字路口和抉择,已经不再像以前只需要追求高分,害怕一旦停止思考,便会被社会抛下。

虽说你我没什么差距,但我却无比羡慕你的温箱,羡慕你一直以来有这么多人保护着你,而你又能够这样安心地享受着他人的偏爱。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恃无恐。


他约我去迪士尼

去过两次迪士尼,一次香港,只记得巴斯光年的过山车和与高飞的合照,一次东京迪士尼,小小国真的很美,但已不想再去。

毕生也愿记起

香港迪士尼

烟火璀璨夜晚定会很美

是因为公主梦吗?好像大部分女孩都对迪士尼有着特殊的向往。

但其实公主梦只能在迪士尼做吗?

即使相爱的恋人也只在迪士尼才能成为公主吗?

公主与白雪都

不需要羡慕

因可跟你在长夜里拥抱

我一直认为,相恋中的人,在日常中都会是公主,是不是在迪士尼,有那么重要吗?

Erin 说:「其实,去哪里有什么所谓,看跟谁去而已。」

天梯

几多对持续爱到几多岁

等生命仍能为你豁出去

千夫所指里谁理登不登对

仍挽手历尽在世间兴衰

听的是 Chilam 的版本,因为已经没有了也不想听原版。

但依然很喜欢这首歌,好似是初中开始听。

如何找个荒岛

向未来避开生活中那些苦恼

只是越长大越觉得,好像感情,越来越现实了。

......


破相

大概因我从前撞向一道墙

种下了 难缝合 旧创伤

破相 原来是要来 称呼这样

历史 遗下的账

半年前听到这首歌的时候突然感慨。

快乐再光临

可惜我没能力重生

想起顾城那句话

你不愿意种花

你说:

“我不愿看见它

一点点凋落”

是的

为了避免结束

你避免了一切开始

奇洛李维斯回信

以前并不怎么听 Fiona 的歌(现在也不是听很多哈哈哈)

只是这首歌挺喜欢的。

明知我们隔着个太空

仍然将爱慕天天入进信封

抬头望星空发梦 仍然自信

等到你会破例答覆我一封

想起那么一句话。

This world doesn't deserve Keanu Reeves.

可惜我是水瓶座

想继续装傻

却又无力受折磨

这首歌的故事或许已经脍炙人口,但仍然不能动摇长岛冰茶在我心目中的特殊意义。

要是回去没有止痛药水

拿来长岛冰茶换我半晚安睡

终于有那么一天,知道了长岛冰茶的味道,五杯,可能这就是为什么我当不了杨千嬅吧哈哈哈。

想起前几天看到的一篇文章 『何以把情伤 托于长岛冰茶』,想引用里面的几段话:

我曾想过自己为什么不喜欢长岛冰茶,与其说这杯酒没有什么值得说的——想做出柠檬茶味道的办法有一千种——不如说是并不赞同男孩女孩们把情伤托付于一杯酒中。

我不想你用八杯长岛冰茶换一夜醉酒才能安睡,我希望一杯好酒让你心满意足暂时忘掉感情上的繁杂事务,我希望一场好谈话让你觉得心有所依,我希望陪你喝酒的人让你觉得热忱与宁静,让你在圆月下展开双臂,心说信仰是窄门,生命正朝我敞开。

这就是我为什么不喜欢被人问说有没有一杯酒可治愈失恋。

因为一杯酒是无论如何,都不能治愈失恋的。

何况我又这么喜欢杨千嬅,我可不想她只被人记住八杯长岛冰茶的老故事。

但愿人长久

但愿人没变

愿似星长久

每夜如星闪照

每夜常在

他们说我是一个很念旧的人。

好像真的是,因为以前的人和物,真的很美好。

所以说我真是一个很矛盾的人,明明在科技上,在很多物品上都很喜欢高科技,喜欢先进的东西,但是在很多事情上,我又很喜欢旧事物。

就如同,我依然喜欢博客,我依然喜欢电台,我依然喜欢手动挡的车。

或许,是因为这些东西有着我不想随他一同消失的美好回忆。

月光光

插播一首 Erin 小姐坚持点的儿歌,以表达她的思乡之情。

月光光,照地堂

虾仔你乖乖瞓落床

可能她也是想让我快点去睡觉不要打扰她吃午饭吧哈哈哈。

有谁共鸣

风急风也清

告知变换是无定

未明是我苦笑却未停

不信命

只信双手去苦拼

矛盾是无力去暂停

可会知

我心里困倦满腔

夜阑静

问有谁共鸣

又是哥哥的歌,这两年好像越来越听得懂哥哥的歌。

从半夜写到凌晨,情绪和思想的变化也如这前面的歌一般,从一开始的因生活压力导致的失眠而怀念小时候,到现在但依然宁静的街道。

夜阑静,有谁共鸣?

Nino, Erin, Stephanie, Eric, Kaming...


以前的文章为了让读者感兴趣喜欢配图,现在越来越不想把图片加进去,对于情感,如果我的图片无法像文字一样表达,我找不到他存在的意义。

听了一晚上的歌,心中的烦躁好像逐渐消去了几分。

好像,音乐,的确有这么一种能力。

有粤语歌就不会有世界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