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盗贼霍老爷:春晚背后,一个日益割裂的中国社会

作者:大盗贼霍老爷

链接:根据相关法律法规,该博文已被删除。

来源:新浪微博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商业转载请联系作者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01 春晚

每年春晚都是无力吐槽的,节目的质量还在其次,最难忍受的是其中的三观。

在春晚的舞台上,历来都是各种奇葩观点的大展示,歧视残疾人、嘲笑长相、嘲讽身材、随意突破交往界限、不尊重人权,这些在很多年轻人看来是不可思议的禁忌,今年在春晚上又多了一个种族歧视。

不得不说的是,央视春晚已经是三观比较正确的一个舞台,山东卫视春晚直接祭出了“老婆比保姆便宜”的生意经。

这种情况并不鲜见,去年春晚更是离谱,直接让小品演员传达出”女人必须生孩子,不生儿子不能要”这样的价值观,让舆论一片哗然,而在春晚上,奇葩的声音和举措一向不乏其人、其行,记得杨丽萍的侄女小彩旗吗?在这个据说是各族人民齐欢庆,全球华人共联欢的舞台,让这个小女孩转圈转了四个多小时,而当年的东北小品王,小品的主要笑点就是残疾人。

我相信,没有一个文艺工作者和审查者试图通过这个舞台激怒大众,但是,一旦春晚进入公共视野,就总是出现这种奇葩。

为什么?就是因为,在中国,这些极端、保守、封建的奇葩才是中国社会的主流,而我们所习惯的尊重、开明才是瑟缩在北上广深的少数派。

02 北上广

尽管你在朋友圈中看到的都是满世界乱飞的朋友、独立自信的女性、阳光健康的小伙,但是,一到春节,一切都会被打回原形,春晚中的中国或许是更真实的中国。

春节不光是过年回家,不光是来自京沪深的一到过年“Jame、Dave、Mary都变成了铁蛋、狗剩、翠花”这么简单,春晚舞台上的那些你无法接受的言论,也有远比你信奉自由、开放、尊重有更深厚的土壤。

在中国,北上广才是异类,三线及以下城市和农村的价值观才是主流,而春晚其实正是在迎合这样的人群。

你觉得春晚小品没有界限感,你在农村的老家里正被七大姑八大姨盘问收入、婚姻;

你觉得春晚小品不尊重人权,你的屋子可以被任何人参观,甚至大年初一到一个你多年不见的长辈家拜年还要行跪拜之礼;

你觉得春晚愚昧,你刷刷微博和朋友圈,你的朋友们正在转发一张图片,并告诉你,转发就可以保证父母平安;

你觉得春晚小品喜欢歧视,你在同学会上正听着当年的班长不动声色地透露自己有钱,几个土豪同学正在攀比;

你觉得春晚充斥空洞的说教和无聊的宣传,你的父母、你的长辈、你的上司,甚至随便一个路人,正试图纠正你的观点。

春晚里的中国,才是中国社会最真实的样子,而大城市营造的价值观错觉只不过是这个庞大国家的一点小小的不同声音。

中国是一个有着深远的农村社会历史的国家,我们这个国家的世界观、价值观,实际上是被农村塑造的,而不是城市。

当年的毛泽东研究中国社会后就天才地判断出:农村才是中国社会的主流,从而提出“农村包围城市”的天才战略,2016年,中国的城市化率已经达到57.4%,从数字上看,城市人口已经占了上风,但是文化和精神层面,要远远滞后于城市化进程。

一个人的三观,不是像他的收入和户籍一样,户口本加个字,就从农业人口变成了非农业人口,收入高一些,就可以在城市立足,人的观念的转变要慢得多,更多的人只是在延续自己出身的社会形态的观念和处事原则。

而这些人,最擅长的,就是歧视女性、歧视穷人、歧视残疾、不尊重人权,不尊重隐私,而春节不过是这种观点的集中释放,他们创造的中国,其实一直如此。

03 网络即现实

我有个朋友,是一个网红,她每年都讨厌回家过年,以前可以理解,回家半个月,基本等于断网半月,除了电视剩下的娱乐就是打牌打麻将,但是现在,家里照样有 Wi-Fi ,她还是不愿意回家。

为啥呢?因为她同样要面对同乡的亲戚同学的三观轰炸,在北上广普遍都能接受的概念,在老家却是大逆不道。老家人的观念、审美、开明程度,都被甩开了几条街。

我说这有什么忍受不了的,你平时不上微博、不上知乎、不逛微信群吗?但凡一个开放的网络平台,你都会碰到这样的人啊!她说,那不一样,那不是现实。

我告诉她,那就是现实,那是远比你在真实社会中看到的现实远远真实的现实。在人的现实生活中,人们尚且还要带上面具,伪装一下自己,但在几乎不受到惩罚的网络,人们释放出了更真实的自我。

而随着网络从 PC 端向智能手机端的转换,中国网民的主流已经悄然发生变化,在互联网进入中国之初,能够上网并有时间在中文社区灌水的网民普遍是受过教育,有一定文化的人群,而在今天,任何一个人拿起智能手机,就可以上网。

也就是说,曾经中国的网络是一个乌托邦,但在今天,这种乌托邦属性再也不存在了。

网络即现实,网络就是真实的中国。甚至说,网络是比现实更真实的中国,它比现实更能体现中国人的整体素质。

而无论是网络巨头还是上层,中国社会的精英们,都选择纵容和谄媚,他们很清楚地知道,谁能赢得这些网民,谁就能赢得中国的未来,于是,中国网络的趣味日趋屌丝化、噪音化、水化,这就是中国网络不可逆转的现实。

04 主流

既然网络已经是现在最大的真实,那么网络不可避免地影响到现实。我们已经看到,“唐山教科书式老赖”、“江歌案”、“红黄蓝幼儿园”,网络已经开始最大程度地影响甚至改变现实,无论向好还是向坏,谁已经无法忽视这股力量。

而大年初一的第一场网络事件,让我们看到了网络时代中国社会的割裂,一个叫热依扎因为在微博评论中说自己不过春节,因为她是少数民族(哈萨克族),立刻引来网友的围追堵截。

热依扎

这正是中国社会割裂的一个极端体现,从反极端,最终变成了极端反,没有人在乎真实,没有人在乎宽容,没有人在乎理性,它向我们展示了中国社会中暴戾、疯狂的一面,而一旦这种狂戾发展下去,反馈到现实中,又将是怎样的局面呢?

中国社会一直存在两个中国,一个是属于文明进步开放的中国,一个是愚昧狂暴的中国,而我们一直追求的文明和开放,恐怕没有那么强大的力量。

05 保守

而中国社会向何处去,就取决于我们。前不久跟另一个作者谈起网络社会的问题,他是一个坚定的民族主义者,他说,我不能理解,怎么会有人反对我们的民族主义?

我告诉他,不是说中国搞民族主义就不行,而是中国的民族主义的力量根源,就来自于底层最保守最野蛮最愚昧的那股力量,而那种力量一旦释放出来,是任何试图控制它的人都无法控制的。

到时候,最民族主义的声音一定是最极端,最暴戾的声音,你喜欢民族主义只是叶公好龙罢了,你连春晚都忍受不了,怎么喜欢?

我们在网络上争辩,讨论都是可以谈的,而一旦释放出那股力量,你只有被他们改变,不能谈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