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人、浴室与朱古力

「若你喜欢怪人 其实我很美」

「惊破坏气氛 谁都不知道我心底有多暗 如本性是这么低等 怎跟你相衬」

「情人如果很好奇 要有被我吓怕的准备」

「当你未放心 或者先不要走得这么近」

「如何承受这好奇 你有没有爱我的准备」


「狄更斯是漫画吗?」

「谁见过我往往为是非黑白论辩 不想争拗对你极和善」

「不应讲的死也不说是否等于欺骗」

「不忍伤害着别人才藏起我 是人类美好的错」

「诚实会变天 别说穿了大家心中有根刺太尖」

「身处空间够温暖冷枪何故又回响 被爱宠仍然自伤」


「成功需趁早...成家应趁早...」

「太快与你干什么叫莽撞 趁快碰上了什么才活得粗壮」

「为何才十八岁要计较八十几岁回望 要报答世界大多数期望」

「很久这样地忠心亲厚乖巧驯服 叫你我也很久 谁亦没而已犯错应忍受」

「临插入去才害怕开门无话想讲 先抽几根烟马路转灯真耐看」

「谁想谁要求错 想太多」


怪人不配被爱。


可能因为最近心态比较好,好耐冇写过博客,亦都好耐冇颓过。

但喺今次应该喺依年几来最颓嘅一次...

失眠到五点,一早买好嘅电影菲都唔想去睇。

先发现生活所谓嘅精彩只喺治标唔治本,好多嘢唔喺话你唔觉就唔存在,就当你以为一切都喺到好转嘅时候,其实佢喺到储埋储埋准备一次打冧你...

或者今次翻去真喺要揾个医生睇下...


霖翻起「一念无明」里面有句话

「你试下买啲黑朱古力俾佢食啦,血清素多啲,个人都会开心啲嘅。」

点解我食咗成盒朱古力都仲喺唔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