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歡——我的2017年度面孔

「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如果說高中三年給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話,那就是周華老師高二時說的這句了。而當我準備寫這篇文章時,我想到的第一句話也是這句了。


年度面孔

在候機廳等候登機,一如往常地去書亭買雜誌上飛機看,第一眼看到這本『人物』是被周冬雨吸引的,驚訝地發現她居然被選入2017年十大年度面孔,好奇其中的採訪便買了下來。

年度面孔

裡面有明星藝人、有運動員、有青年數學家、有作家、有『嘉年華』和『二十二』的導演等。

翻到第七頁突然出現了一幅熟悉的海報——惡毒梁歡秀。

惡毒梁歡秀

而與我而言,我的2017年度面孔,則是梁歡,那個留著長頭髮說著爛段子口無遮攔的男人。

結緣

原諒我無知,一直對梁歡沒什麼了解,直至那件事的發生——豫章書院。涉及對「豫章書院」事件的報道和評論還有其他言論,年輕人中受眾頗廣的『暴走大事件』被全網封殺,一瞬間這個新聞仿佛成了互聯網輿論的 Red Line,沒人敢觸。這個時候突然在微博的首頁里看到有關注的Po主發了一張圖片,是梁歡在節目里對「豫章書院」事件的觀點。

豫章書院

「這人牛逼啊,這個時勢居然還敢在節目里公然評論這件事。」

這個心態驅使著我找了這期節目來看。

嘉賓訪談

在那期節目中,梁歡對這件事的評論篇幅很少,而吸引我的是嘉賓訪談,請來的是李小牧。李小牧是誰,包括我在內,應該99.99%的中國人都沒聽過這個人的名字或者知道這個人的來歷。

李小牧,早期前往日本留學,在歌舞伎町打工當案內人,出版過多本關於日本歌舞伎町的書同時層為包括 TIME 在內的多個著名雜誌寫過專欄,與2015年入籍日本并參選當年的新宿區議員競選,立志成為日本第一個華人議員促進中日關係。

訪談里講了很多他的經歷和思想,展示了一個我們不了解的世界。

採訪嘉賓還有易小星、王志安、耿樂、宋佳、黃璐、徐曉冬等人(李銀河和潘粵明那兩集還沒看)。

王局

當今的社會是一個價值觀分化極其嚴重的社會,而我們的節目就是想把這種價值觀的分化表現出來,我們不去評判哪種對哪種錯,我們只是向觀眾展示每件事背後分歧的價值觀。

王志安

耿樂

在跟耿樂的訪談中,我印象很深的一點就是,耿樂很挑劇本,他認為演員,不應該只為了賺錢只接商業片,更應該肩負起社會責任感。

而我很遺憾沒能在『嘉年華』上映的時候抽出時間去電影院觀看,去支持這麼一部這麼有社會責任感的電影。

在這個國產圈錢明星廣告片滿天飛的時代,像『嘉年華』『二十二』『一念無明』等這樣的好電影,實在是越來越少了。

「裡面有一句台詞「那公道呢?」,這句話用英文來說就是「What about the justice?」,在西方是一句很常見的話,就是在美劇里經常會聽到一句「What about the justice?」,但是「公道」我念出來就覺得特別變扭,就好像我們平時根本不會說到這個詞一樣,根本就沒人關心「公道」。」——耿樂

耿樂

黃璐

跟耿樂一樣,我也是看了『惡毒梁歡秀』才認識她。但是嚇到我的是,這個「不知名」的演員居然曾提名歐洲三大電影節。

最難得是金雞百花。——黃璐

因為真的是第一次知道黃璐這個演員,去查了一下她出演過的電影,看到一部叫『盲山』,一部講述人口拐賣的電影。

看到下面一段話,一陣心寒。

盲山

梁歡

梁歡,我心目中的2017年度面孔,在於他敢說。

『戰狼Ⅱ』大賣,全社會盛讚,他敢於站出來不買賬。

「豫章書院」,暴走大事件被封殺,他敢於繼續批評。

帝都清理低端人口,全世界閉嘴,他敢於開口嘲諷。

徐曉冬自述因為觸碰某些人利益,打假后被全網封殺,他敢於邀請他上節目。

梁歡

不知道是抱著一顆共同赴死的心態還是出於其他作死的原因,在2017年12月27日,他做了一個「2017年十大尷尬新聞」,全都是在互聯網曇花一現引起一番轟動后立刻消失殆盡被刪除的一乾二淨的新聞,只為了喚醒人們娛樂至死的比魚還短的互聯網記憶

梁歡

終於,節目全季下架,微博無限期禁言。

這次,他再也說不出話了。

「我並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

苦笑。

致敬

梁歡和馬東,像是謝安琪的『獨家村』裡寫的兩種人,一秒鐘的英雄和一輩子的「精明人」。後者深知這個世界的遊戲規則,懂得趨利避害,知道什麼可為什麼不可為,而前者,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在這個社會,我們或許只能像馬東一般活著,但我永遠對梁歡這樣的人懷有最崇高的敬意。

如果天空是黑暗的那就摸黑生存;如果发出声音是危险的那就不要说话;你可以蜷缩在一个角落里活着,但不要习惯了黑暗就为黑暗辩护,不要嘲讽比你更勇敢的人,我们可以卑微如尘土,但不能扭曲如蛆虫。

我本可以容忍黑暗,如果我不曾見過太陽。——Kaming

長夜漫漫,祝君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