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日子

今天跟某个肉翻枫叶国的小姐姐聊天说十二月份要不要回来的事,说回来想去国内的大学里面走走。

抱着幻想,补一下,自己错失的高中羞涩单纯的悸动。——小姐姐

小姐姐

美其名曰回来追逐青春的脚步 实则回来浪

然后想起了好多青春往事。


阿转教学生涯中最大的失误就是将我们三个摆在了一起。

想起以前跟大佬和姣婆一起坐窗边的日子,没错,就是班长和两个数学科代一起在数学课「反转」的日子。

反转

大佬:「我仲记得有一次数学考试,我哋三个话都快交卷,虽然我最后一个,但係都唔係慢你哋好多……交卷嘅时候我最记得阿转大大声叼我哋三个 同我坐低检查好先!」 我:「记唔记得有节数学课我哋几个比阿转罚企,就系垃圾桶隔离,跟住顺手掉埋张堂练。」 大佬:「记得,好似係唔做堂练定死咁吹水……当时嗰啲垃圾桶好大个白色噶嘛。认真峥嵘岁月哈哈哈」

还有 Hins 那首『壮举』。

那真是一段美好的日子,美好而又短暂。


后来由于要「分散帮助其他有需要的同学」的原因被调到了课室最角落的位置。

那时候调位我们最后面的几个是基本不动的,现在想了想,可能还多得去了那个位置才那么稳得去了仲元,旁边一直坐着的是考上了省实的阿鸡和雒B,调位都只是我们三个自己换位置而已(因为最后一排就三个位置),还有同是仲元的李尚真和每次五科高过我然后被我一科数学反超的冼梓晴。

特别是阿鸡和雒B,一上数学课课也不听,就比谁先写完堂练(虽然是我先提出来的),阿转管过几次之后觉得实在管不了也再也没管过了嘿嘿嘿。

还有温仔有次折纸飞机想飞去游泳池,哪知道转了个圈在窗口飞了回来。


转眼间就过了那么多年了,想起来还是那么美好。

保持通话,得闲饮茶。